公主训草记 第6章轻薄无罪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校园 > 公主训草记 >

第6章轻薄无罪

第6章轻薄无罪

发表时间:2019-01-22 23:52:49 作者:印莲

   魏小凝活这么大,虽然不是第一次感叹于柳星溯的美,却第一次发现,他竟可以美丽得如此勾魂摄魄! 

  那双琥珀般的眸子,没有更多妖艳,只是清澈,清澈到整个灵魂都被吸引了进去。 

  该落下的吻并没有落下,星溯倒在小凝身上大笑。小凝愣了愣,忽然发现他在耍她!她用力把他从她身上推开,怒得脸都通红了。 

  “柳小白!”小凝再也无法容忍他的笑声,大吼一声,扑上去,骑在他身上,掐住他的脖子大骂,“你这个混蛋混蛋混蛋!” 

  星溯咳嗽了两声,抓住她的手腕,看着她说,“宝贝,你不觉得我们的姿势很暧昧吗?” 

  “不觉得。”小凝怒气未消,用力想挣脱他的禁锢,未果。 

  “你看看周围。”星溯好心提醒。 

  小凝眼角一瞄,发现那只该死的肥胖小浣熊正在好奇地打量他们。 

  “滚!你给我滚远点!让我抓住你一定把你的皮剥了做鞋!”小凝威胁它。 

  小浣熊眨巴了两下眼睛,显然没有离开的意思。 

  星溯又咳嗽了一声,小凝刚想瞪他,这才注意到离他们稍远的地方,已经许多人用探究的目光向他们扫来…… 

  这个……虽然她不觉得这种程度的接触对他们来说有什么不对,但基于公众男女授受不亲的观点,还是决定放开他。 

  可星溯没打算放开她,抓住她的两只手腕向他的两侧展开,迫使她的身体整个帖在他身上。 

  脑袋埋在了他胸口,她清晰地感觉到了他强而有力的心跳,一股清新的,只有他身上才有的独特味道,猛地传入她的鼻腔中。 

  这次星溯很听话地放开了她,看着她像受惊地兔子般跳开,又忍不住笑了。 

  只是可惜,他依然放手晚了一步,当天晚上,学校BBS上就贴上了她骑在他身上的照片,他们的脸靠得很近,星溯抬头望着她,淡淡的微笑,美丽得仿佛油画。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待后面再议。 

  动物园出来后大伙散了,魏小凝火气没消,硬拉着星溯陪她逛街。 

  那该死的家伙说过,只要讲笑话逗他笑就把她看上的包包买给她的,这次不趁机宰他一回,就对不起自己了。 

  星溯温柔地陪逛,竟没有丝毫怨言。只是他拉着她的手,一直没肯放开。小凝故意买了一堆东西给他拎,可再重他也是一只手拿着,另一只手拉住她。 

  被他这样一拉手,她到是开始怀念起小时候来了。星溯从小就胆子小,只要一出门,非要她拉着手不可!这个坏习惯到后来都没有改变,曾也给她添了不少麻烦,初中和高中那是多少的流言蜚语啊!不过倒也培养出了她比一般人更坚定的心理素质来。 

  可是小凝却没有发现,从很久以前的某天开始,她握住他的手势,已经变成了他握住她了。 

  星溯很干脆地答应给她买包,她反而疑惑起来。 

  真有点奇怪……柳星溯少爷什么时候变得那么好说话了?这里面一定有阴谋! 

  小凝小心翼翼地把她的想法说出来,引来星溯一阵大笑,然后邪邪地看着她,说,“我家宝贝好聪明,连这个都被你发现了!” 

  “你想怎么样?”小凝一脸防备。 

  “想宠你。”星溯温柔地说出一句小凝如何也意料不到的话。 

  “柳小白,开玩笑要有个分寸。”小凝严肃起来,“魏小凝,从来不是那么好耍着玩的!” 

  星溯挑挑眉,显然不认同,却也不敢直接说出口。 

  “魏大爷,小的知错了,您要如何处罚小的?”星溯难得嬉笑起来,那副讨好的模样,让小凝很想把那些跟在他屁股后面追着跑的人拉来看看!不过说句实话吧,依然还是迷得她七荤八素了。要不是她对他从小有了抵抗力,说不定早就找个没人的地方,先把他在了。 

  想到这里,小凝叹了口气。 

  这一声叹气还没完呢,星溯就忽然在她不经意间,俯身吻她,一如清风扶柳。 

  他的唇轻如羽毛,松软可口,那蜻蜓点水的方式让她的心跳声清晰起来,一时间竟也忘了要把他推开。时光仿佛停歇了,周围的躁动和嘈杂也仿佛与他们隔开了一个世界,能感受到的,只有她,和他。 

  他的舌尖微微一动,小凝猛地反应过来时,接着就把他手上拎的大包小包全向他身上砸去,眼泪滑下,用力擦着唇,掉头跑开。 

  这个混蛋该不是亲浣熊亲上瘾了,也把她当浣熊了吧! 

  狂奔了一段路,才发现,刚才她把包都扔到他身上去了,钱包手机都在里面,现在身边竟是连一分钱都没有! 

  S市很大,幸亏所在的位置离学校还不至于远到不可思议的地步。我边哭边走,本来逛了一天脚已经痛了,可她还是坚持走到了学校。只是到学校的时候,已经午夜12点了。 

  那时候,她已在茫然地在大城市里转了6个小时。 

  小凝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下来的,踏进学校大门的那一刻,她有一种暗自想哭的冲动。 

  她又冷又饿,倒在学校梧桐树下的长椅上休息。脚在六个小时的行程过后宣布罢工,她几乎再也没法迈出一步了。 

  她哭了起来,委屈地把脑袋缩进膝盖中呜咽。 

  宗谚息与阿九打赌,赌一分种内路过他们宿舍门口的人是单数还是双数。结果宗谚息输了,只好咒了一声出来买夜宵吃。 

  12点,校园内静悄悄的,除了通宵自习教室外,连宿舍的灯都基本光了。J大的校园中路灯不是很明亮,甚至有些昏黄。边吃着从外面买回来的烧烤边走回去,宗谚息忽然听到一阵哭声。 

  他心里一毛,难道……传说中的女鬼? 

  他摇了摇头,不可能。 

  第一,他不相信世界上有鬼;第二,女鬼不会哭得断断续续还喘着气吧? 

  向哭声传来的方向靠过去,看到长椅上的魏小凝,他一愣。 

  “嘿,小女孩,你迷路了吗?”他笑着说,声音听来却懒懒的,坏坏的,仿佛那狼外婆。 

  小凝缓缓抬头,看到是他,哭得更凶了。 

  宗谚息皱皱眉,他向来最讨厌女人哭了。 

  若是放在平时,他一定转过身就离开,可是今天似乎心情特别好,竟耐心地在她旁边坐下了。 

  “哭也是一门学问。”他一边吃着手中的烧烤一边说,“哭,可以分好多种,来我给你介绍一下。第一种,是嚎啕大哭,并且还是假哭。你知道现在有种职业是帮人哭丧吧?说的就是那个。可是你别小看那些人啊,能哭成那样的,没点天赋那还真的不行;第二种呢,是纯粹发泄的嚎啕大哭,一般人在压力大到一定成度的时候都会有那样的行为或想产生那样的行为的冲动;第三种,无声流泪,是伤到一定程度后,自然流露出的感情。其实大多数人哭都为此类;第四种,是低声抽涕,此类有许多是真的哭,但有更多是想别人知道他在哭,比如说有声无泪;第五种,是无声无泪的哭泣,就是痛到最深处,连眼泪都掉不出来了。可是替代这种痛苦的,是心的流血。” 

  “学长好有研究。”她擦擦眼泪说。 

  宗谚息莞尔,望向她的眼光,如同乌云的缝隙中撒落的金色阳光,让人窒息的惊艳。 

  “那你是属于哪种?”宗谚息问。 

  “学长哭过吗?”小凝不回答反问。 

  “当然。”说这话的时候,宗谚息望向天上那轮淡淡的下弦月。他哭过的,也就在那时候他明白,他的眼泪根本无法挽回什么,所以他不再哭。于是后来,他宁愿以血替代眼泪落下,也再没哭过。 

  “肚子饿吗?吃吧。”宗谚息显然不喜欢再继续这个话题,把手中的食物递到小凝面前。 

  小凝摇了摇头,咽了咽口水说:“学长吃吧,我在减肥。” 

  宗谚息笑了,也不再推,拿起有根烤章鱼吃了起来。 

  看着他的满足模样,小凝越想越委屈,越委屈越觉得自己狼狈不堪,终于忍不住又哭了起来。 

  宗谚息听到哭身,差点被噎着,也不再逗她,赶紧把袋子里的牛奶拿到她面前去,揉揉她的短发道:“乖啊,饿了的话,吃烧烤对胃不好,先喝点牛奶好吗?” 

  接过还温热的牛奶,小凝的心底一阵温暖,就差没感动地扑上去抱住他了。 

  喝完牛奶,宗谚息非常绅士地护送小凝回了宿舍,自己再走回去,到门口,才猛地想起,夜宵都被吃完了,阿九这下没东西吃了。 

  远处树丛中,一双如星般闪耀的眸在夜色中划过一道光芒。星溯深深叹了口气,难道是他太急了么,才会这样吓到她。 

  可是他真的…… 

  只要能看到她,他就觉得幸福快要溢出来了! 

  自嘲地笑笑,早就说了要等公主长大后才可以告白的,他怎么就等不及了呢? 

  或许是因为宗谚息? 

  星溯嘴角卷起一抹邪笑,低声自顾自说,“宝贝,你喜欢他吗?” 

  他帅气地伸出修长的手指以手枪形式对准宗谚息离去的方向,“BONG!” 

公主训草记

公主训草记

  • 评分:10
  • 简述:都市校园
  • 字数:172618
  • 作者:印莲

当樱花瓣肆意飞舞过校园的林荫大道,当柳…

Copyright © 2010-2018 天慧中文网ALL Right severed 网站地图